首 頁 家庭光伏系統 工商業屋頂 選擇精工 聯系我們
新聞中心
新聞動態
成功案例
您目前在:首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動態 >> 光伏農業七大問題不解決 投資者恐“先驅”變“先烈”

光伏農業七大問題不解決 投資者恐“先驅”變“先烈”

 

     從2014年底開始,“光伏農業”風生水起,成為政策鼓勵的重要對象。

于是,不少企業及資本積極投身其中,并已取得不小的成績。例如,青島昌盛日電太陽能科技有限公司,在經過四年的前期發展后,其項目已經布局全國18個省市,到去年底裝機規模達到0.8GW,總規劃面積5萬畝,公司總資產將達到50億元。

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天!光伏農業的發展形勢似乎一片大好,但華夏能源網記者在采訪了不少產業及投資人士后發現,中國的光伏農業處在非常初級的發展階段,商業模式的問題,標準的問題,多部門利益協調問題等等,都仍困擾著這一產業的進一步發展。

換句話說,光伏農業的發展還面臨不少風險和陷阱。記者分析認為,以下7大問題不解決,投資者可能會由“先驅”變為“先烈”。

問題一

莽荒發展,標準如何統一?

隨著光伏應用技術的不斷創新和發展,光伏農業這一新興產業每年已達千億元市場規模,有預測者甚至認為,未來五年,其市場規模可能達數萬億。

市場份額如此龐大的背景下,光伏農業因為沒有統一的標準,仍舊存在諸多問題,比如有些項目打“擦邊球”,打著光伏農業的幌子卻占用林業用地,以此來謀求稅收優惠以及國家補貼;再如光伏和農業的各自標準繁多,兩個體系相結合勢必會衍生出更多新的體系。

所以,目前光伏農業亟需統一標準!正如國務院參事、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理事長石定寰所言,對于成熟的細分領域,可先制定標準,對于尚不成熟的領域可先試點,逐步使標準建立起來。

光伏農業標準層級包括團體/聯盟標準、企業標準、行業標準、地方標準、國家標準、國際標準等。由于光伏和農業本屬兩大跨界領域,加之標準制定本身的復雜性,制定光伏農業標準實屬不易。

“就我國光伏農業現狀而言,先制定聯盟標準,再逐步推廣至行業及國家標準更加現實。統一標準的制定,既需宏觀框架體系建設,也需細分領域考慮,如:標準制定具體涉及到產業各項活動環節,需要據此制定要求和方法,產業鏈維度需要考慮光伏和哪項細分領域結合。”中國光伏農業工作委員會會長張勇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

顯然,光伏農業需符合生態環境建設的要求,對電站品質和農業效益需制定更高的標準。只有在整個過程中都達到相應的標準,再加上政策和資金支援,光伏農業才能有跨越式的發展。

問題二

光伏or農業,到底誰主導誰?

據浙江清華長三角研究院高級工程師高祥根接受媒體采訪時介紹,目前農光項目在實施中存在如下問題:一是輕農重光;二是政策理解、執行上的差異和可變性;三是農與光組合不合理。

在光伏農業大棚實際建設過程中,光伏板不僅要兼具棚頂覆蓋材料和發電兩大功能,還必須要具備均勻透光性,以確保大棚內的蔬菜等作物正常生長,不與植物爭光。但實際上,一些地方將光伏板架在大棚后面,影響了棚室采光需求。

有業內人士對記者透露:“現在有不少光伏企業,在光伏大棚項目上,選用不透光組件進行間隔排布,單純追求自己光伏組件的轉換率,結果大棚里的農作物普遍出現波浪狀生長情況。”

投資開發農業光伏電站,需要同時關注光伏效益和農業效益,在項目設計前期就要確定兩者的主輔地位。那么在農光項目中,光伏和農業究竟誰應占主導?農、光矛盾如何化解?

記者認為,從國家的建設項目來看,光伏農業一定是在農業設施的基礎上來發展光伏展業,將項目的土地收益發揮至極致。光伏農業,首先應該是發展農業,其次才是光伏,光伏農業中,光伏應該是錦上添花,而不是喧賓奪主。當然,光伏與農業結合,是一條好的出路,其結合,不僅僅要做到1+1=2,更要做到1+1>2。

問題三

商業模式不明朗,多方利益如何協調?

近年來,國家在鼓勵建設光伏電站的同時,也促進光伏應用不斷向其他產業滲透。由于光伏和農業在土地使用上的共性和互補,業內一直在尋求兩者結合的突破口,這個突破口,就是良好的商業模式。

那為什么商業模式如此重要?光伏農業的最優商業模式又是什么樣的呢?

張勇向記者表示,光伏農業作為新能源+新農業的新型產業模式,要想獲得持續穩定的健康發展,就必須拋棄賺快錢,發補貼財等狹隘的思維模式,就必須明確農業的主體地位,拋去做光伏農業就是做光伏的思想,要把光伏農業當成一種新型現代農業發展模式來看待,必須保證光伏的介入不會影響農業基本生產這條紅線,確定以農業發展為主體,多種產業互相促進,以農業收益為主體,多種收益并存的發展模式,這是光伏農業發展立足之本,是不可以動搖的。

記者了解到,昌盛日電提出的模式是與地方政府共建農業光伏園區,將光伏發電業務和各地優勢農作物種植結合,同時設計了孵化器功能、開展創客大賽引入商業團隊。這當中光伏電站的發電收益可向銀行抵押帶來貸款,從而解決發展農業項目前期的資金困局,而各地農業生產優勢與引入的創業團隊結合,為長期發展的園區產業帶來可能。

好的商業模式,是農業與光伏相結合發展,合作、發展、運營、銷售的商業模式。如果沒有合適的商業模式,光伏企業、農民、政府不能實現多贏,自然也無法實現1+1>2。

問題四

與農爭地問題如何解決?

民以食為天,土地對農民來說是最后一塊精神家園,沒有了土地的農民就沒有了歸屬感,安全感。

與農征地,是光伏農業發展面臨的一大難題。很多企業都可能經歷過類似的情況,手續都辦完了,配額也都拿到了,就是因為土地遲遲不能落實,施工人員無法進場開工,最終導致項目流產。

在采訪中,還有業內人士對華夏能源網記者表示:目前有些光伏農業項目雖然是以農業為出發點,看似以農業為主導,但由于農業盈利性相對較差,最終做成了單一的光伏電站,這樣的光伏農業項目可持續較差,有變相征地之嫌。

談及土地問題,光伏農業項目大多為建設在國家規定的基本農田紅線內,屬于不可改變土地使用性質的用地(按照國家現行政策,任何人、部門和地方政府都無權擅自改變土地利用性質)。對于這一問題,怎么辦?

云南省的做法有一定代表性。2015年底,云南省國土資源廳、農業廳組成了聯合調研組調研農用地管理情況,針對光伏用地是否屬于設施農用地的問題,聯合調研組給出解釋:根據國土資源部的現行政策,光伏用地屬于建設用地,應辦理農用地轉用和土地征收手續。

光伏農業的重中之重是土地,是農業顧慮的根本,需要解決好土地問題。

總而言之,企業作為一個外來投資者,必須以公平合理、互惠互利為原則,讓農民切身感受到將土地流轉后要比之前獲得的收益更大,生活更加富足,農業用地與光伏的有機結合才會得到農民的認可。

問題五

補貼農業還是補貼光伏?

發展光伏農業對于促進我國農業轉型具有重要意義,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5年底,我國規模較大的光伏農業大棚已經達到400多個。

2014年9月4日國家能源局發文明確:中低壓35千伏以內并網、20兆瓦以下的農業大棚和漁光互補項目將被列入分布式光伏電站的項目范圍,享受地面電站的標準上網電價。

這樣的優惠政策,讓光伏電站開發投資企業激情滿懷,進入了新的一輪光伏電站“跑馬圈地”。

業內人士表示,不少企業打著光伏農業的幌子跑馬圈地,占用了土地,建立地面電站,在地上隨便種東西,農業效益如何,根本沒有人關心,還有很多企業通過光伏農業進行宣傳炒作,實際上只是為了稅收優惠和財政補貼。

以發展光伏農業為幌子,獲取政府補貼,這樣的做法讓國土、農業部門嚴重不滿。2015年能源局下發文件,對不達標的項目不予以補貼,這是很明確的信號,一定要引起企業的高度重視。

問題六

如何提高農民積極性?

華夏能源網記者在采訪中,不止一次聽說過某個光伏農業項目停滯了半年多的時間,遲遲不肯開工,原因是當地農民不理解也不滿意。

所有光伏農業項目最終的目的是服務于農民,發展新農業,所以如何引導農民參與其中是非常關鍵的一點。那么如何提供農民參與的積極性呢?農民在光伏農業項目中又該扮演什么角色呢?

亞洲開發銀行能源顧問沈一揚在接受華夏能源網記者采訪時稱,要想判斷一個光伏農業項目是否成功,農民能否得利是一個重要方面,如果農民參與到光伏農業項目的生產環節中,每月只有2000~3000元的工資,還不如出門打工。所以,要想提高農民積極性,就必須處理好農民在整個光伏農業項目中的權利、責任、利益的關系。

問題七

發改委、農林、地方政府之間的關系如何協調?

光伏農業的發展,涉及發改委、能源局、農林,以及地方政府等多個管理部門;一個項目的落地,必須要協調好多方,統一意志。但就目前實際的項目落地和執行來看,要統一各方意愿及規劃,確實是一件讓投資者“頭大”的事情。其背后的原因,應該交織了上述標準問題、土地問題、農民利益問題、地方經濟發展規劃問題等等多種因素。由此來看,光伏農業真要實現大發展,確實還需要不少時日。

 

上一篇:中國部分省市光伏電站最佳安裝傾角及發電量速查表

下一篇:光伏電站久征地與臨時用地 費用怎么計算?


返回頂部

大象视频一二三四区在线观看
在線咨詢